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唐卡新闻 > 最新动态 >

觉囊派的唐卡绘画与修习实践

分享到:
2011年12月20日,汉藏佛教美术研究所邀请觉囊派第47代法主,阿坝壤塘县藏哇寺住持健阳乐住仁波且到美术学院演讲。仁波且睿智风趣、汉语说得比我还好,在学校肯定是同学欢迎的大教授。

仁波且所讲绘画技法的精髓,我理解是,绘画唐卡如同修习,是一个磨练、调整、把握自己心性的过程,也可以说,绘画唐卡就是一种修习的实践。对于绘制费时数月乃至数年的精细唐卡而言,心绪的散乱会在作品中留下波动的痕迹。这也就是西藏唐卡的杰作为什么大多出自修习有得的高僧大德和大成就者,而西藏佛教史上的大学者同时也是大艺术家的道理。

觉囊派是西藏佛教中一个非常特殊的派别,我自己感受最深的是觉囊派不墨守成规、能够因循经典并根据自己的宗教修习实践寻找教法的真谛,觉囊派“他空见”(gzhan stong)对中观的解释很大程度上基于本派僧众教法修习的实践。就西藏艺术史来说,觉囊派也有自己卓绝的贡献,充满了独创性,特别是觉囊派法主笃布巴•喜饶坚赞(dol po pa shes rab rgyal mtshan 1290-1361)时期,建造衮奔吞卓钦莫大塔(sku 'bum mthong grol chen mo),首创14至16世纪西藏流行的“吉祥多门塔”样式。现今塔内留存的壁画,风格与夏鲁寺14世纪前后绘制的五方佛有相近之处,但人物形象胸臂更加健硕。觉囊派上师多罗那他(Taranatha 1575-1635)更是一位闻名遐迩的大学者,所作《印度佛教史》(rgya gar chos 'byung)是中外研究印度佛教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其中对印度波罗艺术,缅甸蒲甘时期的造像都有涉及;多罗那他的《后藏志》对后藏寺院及其中造像配置叙说甚详,据说“自传中还详细探讨了唐卡、壁画所使用的颜料黄丹、朱砂、孔雀石和天青石等的来源和产地。” 多罗那他在觉囊沟主持修建了达丹丹曲林寺(即今噶丹彭措林寺rtag brtan phun tshogs gling,五世达赖喇嘛时令改宗格鲁派),其中保留了大量17世纪的壁画,其间浓郁的汉地元明时期青绿的味道,与卫藏稍早的羊卓达陇寺和贡噶曲德寺有联系也有区别,佛菩萨造像身体比例头部较小是彭措林寺壁画明显的特征。此期觉囊派壁画灵动而优雅的造像风格或许我们能在蒙古地区流行的哲古尊丹巴金铜佛造像中得到回应。

觉囊新近完成的唐卡作品,风格呈现多样化。一组罗汉唐卡或许明代流入藏区的粉本相关,羊卓达陇寺的释迦牟尼与十六罗汉或许是较早的罗汉图像样式,RUBIN博物馆得自康区的罗汉唐卡或与这种画法相关,但藏哇寺这组作品仍有独创性,僧人画师将原本大片的青绿改为金黄,矿物颜料的沉着使得画面稳定,并无突兀不适的感觉。看来觉囊画师对泥金的应用出神入化,他们的黑唐和金唐都是非常好的作品。唐卡中也有一部分借鉴了安多地方流行的样式。

这几年学习并讲授《中国美术史》,我有一个突出的印象:宋元明以来的汉地重彩青绿绘画技法在14世纪前后进入藏区后得到了发扬光大,形成一种格式化的技法一直延续至今;反而汉地自清代晚期以后青绿重彩画法逐渐衰退了。设想如果开设一个唐卡与工笔重彩(抑或岩彩)的研修班,请汉藏画唐卡或工笔重彩的学员同班切磋技艺,或许能够产生一种新的样式,或者说,找到了我们丢失的技艺。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186 9712 0780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