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藏族绘画 >

藏传绘画艺术之线描技法

分享到:
杨旦春
内容简介:藏传绘画艺术是长期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先民,在长达数千年的生产生活中总结或创造出来的一种独具特色的艺术现象,具有浓厚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其内容丰富,色彩艳丽,线条流畅大方,笔法变化多端,注重以线条来表现各种绘画内容,经数千年的演变和发展,将线描艺术发展到了至纯至极的境界,充分展现了藏民族的审美情趣和理想追求。在整个人类美术史上独树一帜,不仅推动了世界美术的发展,增添了光彩,而且也为人类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关键词:藏传绘画    线描手法
一、藏传绘画艺术的历史渊源
       长期生活在被誉为世界第三极的雪域高原的藏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在长期与自然灾害的斗争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创造了独特的宗教和文化艺术,巍然屹立于世界文化之巅。无数精美的绘画艺术,是藏族人民丰富的想象力和聪明才智的具体表现。集中体现了藏民族的审美情趣、思想情感和宗教信仰等,是一种艺术造型的理想和现实的巧妙结合
       考古发掘证明 “远古时期的藏族先民,就以线描,和凿刻、打击等手法,在岩面和岩洞中,以岩画的形式记录了当时人类劳动生产和生活情况。岩画是原始先民心灵世界的物化,它凝结着早已离我们而去的那个时代的先民们之所想和所爱。现在藏民族所有绘画、雕刻艺术,大都沿袭于那个时代”[1]。从西藏卡若、曲贡出土的各类石器、陶器、青铜器和骨器以及藏北岩画上的图案和纹饰证明,早期藏族的形象艺术均以线条为主要表达方式,然而在随着时间的发展当中又形成了点、线、面等众多表现手法。藏传绘画艺术与人类其他艺术一样,也经历了产生、发展和成熟的漫长历史过程,但它却始终保持了最初的表现手法——线条,在结合了点、块、面的基础上将线条艺术表现的极其精细,极其绝妙。
       藏传绘画大致经理了远古时代、石器时代、金石并用时代和文化时代等四个时代,文化时代又分为苯教文化时代和佛教文化时代。“发现于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翼、下多康六岗之广阔境内的,经考古认定在距今5、6千年的陶器上有黑、白、红、灰、黄等色的文饰图案,是藏族最早的绘画作品之一”,[2]这些图案不仅色彩丰富而且手法多样,图案种类繁多,内容丰富,线条流畅,一气呵成,主要有刻画纹、绳纹、扁平纹、刺状纹、竹编纹等表现手法。从而也证明了在新石器时代藏族人民就已经拥有自己的绘画艺术,而且技艺高超。从技法和纹饰的规律性来看,已经拥有一批专业队伍从事专门的艺术设计和制作。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西藏这一古老的绘画技艺也不断的得到了丰富和发展,外来文化也源远不断的传入青藏高原,象雄文明时期就已经和中亚、南亚、以及欧美等地发生了频繁的物质文化交流,具有“永恒”象征意义的“雍仲”符号就是鲜明的代表。“雍仲”符号是西藏苯教的代表性图案,自上古时期起,它在中亚、南亚、和欧洲各地都非常盛行。象雄文明时期也及苯教文化时期的西藏艺术包括雕塑、雕刻和绘画艺术已经形成了系统的理论体系,并且创作了大量的绘画和雕塑、雕刻艺术作品。[3]自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约前125年左右)建立雍布拉康开始西藏就已经盛行壁画艺术创作,雍布拉康自身的建筑艺术和其内部绘有情节内容丰富、技艺高超的壁画作品,是藏族绘画创作艺术自有史以来最早的绘画作品。自聂赤赞普建立雍布拉康开始,到后来直贡赞普修建娘容雄布宫,和布德贡杰修建青瓦达孜宫,都陆续产生了大量以线描为主要表现手法,以苯教思想和历史故事为主要内容的壁画。
       自吐蕃第二十七代王拉妥妥日年赞时期,随着佛教传入吐蕃佛教绘画理论也一起传入吐蕃,被称为“玄妙神物”的四件宝物之一的《诸佛·菩萨名称经》,就是当时的佛教绘画理论,但这一理论一直推迟到松赞干布时期佛教正式传入吐蕃时才得到了运用和发展,藏族绘画大师们在原有的本土绘画艺术的基础上又融入了佛教思想和印度、尼泊尔的绘画技能,创造了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最早的绘画作品,绘制在叶巴寺法王洞的壁画,和大昭寺早期壁画[4]就是这一时期典型的代表。这些壁画在内容和艺术形象上有更多的印度、尼泊尔风格,但大都采用了藏族固有的技法,铁线描和金勾手法表现的淋漓尽致。可惜的是大昭寺的这些早期壁画在不久前的一次维修中全部剥离后再也没有粘贴上去,现在保存在一个仓库里;叶巴寺法王洞的壁画也于2005年4月被全部翻新。
       自松赞干布时期开始,来自印度、尼泊尔和唐朝的艺术家不断涌入吐蕃,与吐蕃本土艺术家一道创造了众多的建筑、雕刻、雕塑和绘画艺术作品,为吐蕃的艺术输入了新鲜的血液。藏族绘画艺术家在继承了本民族原有的绘画技法的基础上又汲取了外来艺术的精华,使藏族绘画艺术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技艺上,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然而西藏艺术的风格和主要表现手法仍然保持了原有的特色。藏族从古到今一直是一个开放的和敢于接受外来文化的民族,在后来的数个世纪中仍然与与外界有着频繁的文化和商业往来,经过交流不仅得到了自身的完善,也源远不断的向四周传播和发展,现今的中亚、南亚和中国内地都能看到早期藏族风格的绘画作品。“藏族美术风格的实践进程,早期只是兼收并蓄的吸收,中期处于全面的消化,后期才最终高度成熟。所以流派产生的较晚”,[5]公元10世纪后佛教在西藏复兴,克什米尔画风随佛教中心东移,与印度、尼泊尔多种艺术在西藏扎根,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后又向外发展。这一时期的绘画艺术画面构图简练,色调单纯而协调,以暖色为主调,古朴庄重,形成了中期藏传绘画的特点。15世纪之后,藏传绘画艺术渐趋成熟,到17世纪五世达赖时期达到鼎盛,形成了多种画派。构图复杂,画法细腻,金色的大量应用使画面装饰性浓郁。
       早期藏传绘画艺术的线描是不求变化的“铁线描”,是画师自己制作的鼠须细笔所勾,注重表现线条的曲直长短,粗细疏密等线条形状的变化上,不求线描自身用笔的变化,如夏鲁寺壁画等,至公元15世纪勉唐派出现以后,线条要求更多的提、按、转、折、轻、重的变化,线条表现力很强。[6]
二、独特的线描艺术风格
       从世界其它地区或民族的绘画艺术看线条仍然是视觉艺术的最基本的因素之一。“从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中的野牛,到野兽派绘画中的轮廓,从中国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到工笔白描中的勾勒,线条一直处于重要的地位,而且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越来越富有含蓄性、表现性、象征性与抽象性。线条形状各异功能有别”。[7]线描在西藏古代绘画中也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藏族传统线描勾勒经过远古摩岩石刻以来的数千年的提炼,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创造出了极其丰富的勾勒线描技法,他是藏族人民独特的审美观和审美形式的创造,藏传绘画的民族性、地方性、世界性,也得力于线描勾勒技巧的淋漓尽致的应用和发挥”。[8]历代藏族绘画创作者在不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渐运用绿松石、红珊瑚、白银和黄金来进行绘画创作和线条勾勒,使整个画面显得艳丽多彩,富丽堂皇,轮廓清晰,整个画面内容复杂而又不混乱,充分展现了藏族绘画艺术小中见大,大中见小的特点。
       黄金和白银在绘画中的运用是藏族独有的技法,而且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现今我们看到的不论是吐蕃时期的壁画还是出自现代画家创作的唐卡中都运用了金线描和银线描这一独特的手法。
三、丰富的线描技法
       勾勒水平的高低是评判藏族绘画艺术作品,或一个画家技术水准的最基本的标准。纵观藏传绘画艺术无论是古代艺术还是现代艺术,无论是勉唐派还是钦孜派,都属于一源之河,线条的好坏一直是藏传绘画艺术的基础,是关键和生命所在。因此每个画家在初学藏族绘画时,首先要熟练的就是各种勾勒方法,而且少则两三年,多则四五年甚至更长。既是那些有名望的绘画大师,每天都要抽出一定的时间进行线条勾勒的练习或方法总结。在绘制唐卡或壁画时,画师必须在画布或墙面上首先将绘画内容白描勾勒的十分具体,十分完善后才能敷色。敷色是要先从画面背景开始到人物的服饰,再次为人物的肌肤眼睛等,总之先要绘制环境,再次是建筑和装饰,最后才是人物的描绘,这就像人首先要在一定的环境内建好自己的房屋,经过装修后再住进房屋的程序是一样的。在所有色彩完备后就是影响画面效果最关键的笔法——勾勒。藏族绘画艺术对不同的绘画内容几乎都有不同的勾勒方法,人物的肌肤要根据人物的动态、结构和肤色进行勾勒;衣纹要随肢体的动作以线条的虚实来确定疏密关系,表现出衣服随人物的动作而起伏变化的感觉;衣纹飘带的描法种类繁多,变化无穷。无论是微型唐卡还是巨幅壁画,线条的勾勒都十分认真而细致。线条的运用在每副作品中都有不同的表现,有的刚劲坚实有力,有的挺秀流利,有的生动活泼,有的纤细繁复,有的朴素古拙。
       对于藏族绘画艺术来讲“线条就是素描,就是一切,即便是烟雾也必须用线条来表现”。[9]因此,线条是画家凭以抽取,概括自然形象,融入情思意境,从而创造艺术美的基本手段,同时又是艺术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线条就是画家的艺术风格。“藏传绘画强调线条的自由舒展,流畅刚柔,讲究笔力的虚实张弛,节奏变化。更注重线描精细入微,毫发必爽的禅功笔力”。[10]藏族绘画被称为工笔重彩的绘画艺术,但藏族绘画作品中的黑唐、金唐、擦唐等绘画形式是不用任何色彩的,而是单凭各种线条在同一底色的画布上勾勒的一种绘画艺术形式,以众多的线条来表达人物的形体、姿态、神情意趣、喜怒善恶、环境情调,韵致等。
       藏族绘画中的线描艺术从勾勒对象大致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对绘画形象肌肤的勾勒,这也是勾勒中要求最高最关键的,人物形象的好坏直接影响绘画作品的效果。第二类是对衣物、花木、建筑、山川、云雾等环境因素的勾勒。此外从勾勒技法上又有众多分类,藏族绘画大师丹巴饶旦教授根据他多年的艺术创作和教学经验将勾勒分为五大类:
第一类是平勾,也就是对人物肌肤的勾勒,要求色淡线细,线条首尾粗细一致如马尾毛,中途不停顿,不打结。
第二类是浊勾,用于山石、建筑环境的勾勒,此法如同中国山水画中十八描之一的屋漏痕,线条粗细变化多。
第三类是衣勾,又叫箭勾勒,一般用于衣服,飘带等织物的勾勒,线条中间粗两头逐渐变细以至于消失,还讲究外线粗内线细。
第四类是叶勾,是专门用于树木和花草的勾勒,讲究叶围线粗,叶脉线细。
第五类是云勾,这是一种较粗的特殊线,线根色较浓向外逐渐变淡以至消失,线条本身也有明暗立体之感,主要用于云彩,烟雾和背光的勾勒。
       另外,从色彩上又将勾勒分为青彩勾、红彩勾、和金勾等。勾勒时冷色块用青彩勾,暖色块用红彩勾。金勾又叫描金,是用黄金溶液进行勾勒的一种方法,是所有色彩和勾勒完成以后最后的一道工艺,主尊和画面人物的服饰、建筑、花木、装饰图案等都可以金勾,用金线或金点加以装饰。为了增加黄金的亮度,还要用一种叫“厮”的宝石在施金的部位反复摩擦,使金线和金点都达到光彩夺目金碧辉煌的效果。由于采用分色勾线和分类描金,色线加强了上色晕染后的形体轮廓,并造成装饰性很强的艺术风格。精工细做的绘画艺术作品在加上纯矿物颜料和黄金勾勒,不仅增强作品从其艺术价值而且也提高了作品的物质材料价值。
四、 结语
       综观藏传绘画艺术的漫长历史过程,早期本土艺术非常发达,然而也自始至终与外界不断发生联系与交流,自公元七世纪佛教传入西藏以来,以波罗风格为代表的印度或中亚艺术也随着佛教一起传入西藏高原。吐蕃王朝崛起以后与中原内地也发生了频繁的交流,中原先进的文化艺术也源源不断的传入雪域高原,与中亚艺术一道为西藏艺术的发展不断输入新鲜血液。但是,西藏艺术家综合归纳的本领也非同一般,他们将外来艺术精华有效地与本土艺术结合,并切改头换面,使其变为自己的艺术。因此西藏传统绘画艺术既具有悠久深厚的本土文化根源,又长期受周邻地区及异国文化艺术的强烈影响,并且经过多次整合重组后最终发育成了一个独有的文化形态和艺术形式。所以西藏艺术既是中国的艺术、更是世界的艺术。
参考资料
[1] 《藏族通史吉祥宝瓶》529页          西藏人民出版社
[2] 《藏族通史吉祥宝瓶》667页          西藏人民出版社
[3] 《象雄文明史》                     中国藏学出版社
[4] 《西藏艺术绘画卷》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5] 《藏族美术史》    康·格桑益西   四川美术出版社
[6] 《藏传佛教绘画史》     于小冬     江苏美术出版社
[7] 《艺术的真谛》 7页
[8] 《西藏艺术研究》2001.4期30页  康·格桑益西
[9] 《艺术的真谛》 7页
[10] 《西藏艺术研究》2001.4期30页  康·格桑益西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400-0891-525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