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热贡艺术 >

和日石经与热贡堆绣

分享到:

       和日石经

       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县西南73公里的和日乡境内的“和日石经”,是迄今发现的全国最大的石经。

       和日石经所刻主要佛经为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即《佛说部》。由译成藏文的佛说三藏四续经典汇编的一部丛书)和《丹珠尔》(即《注疏部》。全书共182函),其中《甘珠尔》刻了一式2份,还有《当增经》(即《单定经》),《普化经》(即《圣者经》)、《噶藏经》(即《善缘经》)等五部佛经。据估计,总字数约2亿,用石料达30000多块。全部石经码在和日寺院背后山梁上。因其形状象一道城墙而被人们称为“石经墙”(藏语名称为“多池”,意为经台)。全长200多米,高3米,厚2.5米,加上另外3部石经,总长近300米。除石经外,还有近2000块石刻佛像、佛寺图案,风情及人物速写等。比北京市西南75公里的大房山云居寺石经1.4万块还多1.5倍。据寺院老僧、雕刻高手公才介绍,刻经人数平均每天达50以上,实际刻字时间以40年计,总计约用了80万个工日。其规模之大、字数之多、装帧之别致,堪称华夏一奇,实为世界石书艺术之最。

       整个石经刻字清晰、工整、字迹清秀大方,笔画流畅,苍劲有力;石刻图画各种人物构图准确,比例适当,雕刻线条自然,精细美观。这些造像的内容,主要是佛、菩萨、弟子、供养人等。石刻在造型艺术上具有显明的佛教特点,有的头上有光环或高内髻,有的手作施无畏印状等。在技法上简炼古朴。人物神态各异,或站或坐、或动或静、或喜或怒,各得其所,都恰到好处,堪称石刻艺术之杰作。它充分体现了藏族人民的聪明才智和艺人们的艺术才华。这些石刻艺术,不仅具有观赏价值,而且具有重要的文物和研究价值。现已列为青海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关于石经雕刻的具体年代和兴起,没有文字记载。据寺僧和当地牧民世代的传说,大体上开始于清嘉庆年间,完成于本世纪50年代初,前后历时约100多年。大约在19世纪初期,和日寺院从别处迁到这里,第三世寺主德尔顿久美桑俄合丹增(伏藏师),为了弘扬佛法,决意用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全部积蓄为寺院凿刻三部永世长存的石经(即《普化经》、《噶藏经》、《当僧经》)。随后从数百里外的果洛草原请来了一位叫阿乃亥多造的刻字高僧,并出资雇了数十名男女牧民和寺僧,由阿乃亥多造负责短期培训,不久即开始了刻经活动。经过十几年的凿刻,终于将上述3部佛经刻成石书。这是最初的石经。

       阿乃亥多造是一位刻字技艺很高、兼通绘画手艺的高僧。他不仅刻了大量工整清秀的石经,还刻了大量佛像和佛塔等,小的仅有一巴掌大,大的达一人多高。他的人物石刻既继承了藏传佛教艺术的传统,又吸收了汉族石刻艺术的长处,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显明的地方特色。这些作品虽经数十年的风吹雨打,至今仍保持它朴实壮美的丰姿。他在十几年的刻经活动中,还手把手地教出了一大批刻字徒弟,为后来大规模的凿经活动准备了大批技术人才。

       一项巨大的工程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3部石经刻成之日,德尔顿喇嘛已年迈,所存资财也全部耗尽,再也无力进行下去了。他去世以后,洛加仓活佛继承了前人未尽的事业。洛加仓自幼为僧,酷爱佛经,20多岁就成为一位佛学造诣很深的宁玛派活佛。他所处的年代,正是清末民初社会动荡不安的时代,反动政府的苛捐杂税“比牛毛还多”,匪盗四起,瘟疫时有发生。草原牧民灾难深重,挣扎在死亡线上,无以为告。在那黑暗的岁月里,人们只有把幸福的希望寄托在对神佛的恩赐上,认为广传佛经是祈求神佛隆福、赐吉祥的唯一出路。洛加仓顺应草原牧民的这种良好愿望,他认为,切葛尔寺(即和日寺)应有一部与世长存、千年不朽、万年不烂的佛经,与草原牧民相依为命,才能使地方平安吉祥,草原兴旺。他当时请了和日西合有名的刻经匠恰洛和瓦卜丹为刻经师,还雇了一大批牧民进行刻经活动,到1955年才算大功告成。前后历时达30多年。

       洛加仓是和日草原上很有名望的活佛,又是和日大头人的亲戚,经济上也很优越。他耗尽了自己的家资,又去动员牧民和僧人为石经奉献马、牛、羊,没有钱的献劳力、运石料。据估计,全部石经耗资近百万大洋。

       这处大型石经不仅文字工整清秀,装帧也很别致。每函石经码很象一本长条藏文经书,使石经仍保持了纸质经书的式样和风格。每函之间用刻有书名和花纹的石板隔开,每本石经整齐美观;整个外壁全用绘有花边的木板作书箱,把石经严严实实地封闭在里面。每段做有一个佛堂,里面供有一尊石刻佛像,使香客到处都可以看到释迦佛的尊容。有些石刻佛像还涂了彩色,看上去全然是一幅彩画。顶部采用传统藏式建筑艺术,为石板作瓦,排水流畅。整个石经书箱式样独特,别具风格。

       可惜,这处大型石经在1958年和文革中遭到严重破坏。有些被拿去作了墙基石,有些被拿去作了铺路石,有些被拿去作为赠送亲友的礼品。现在仅存不到一半。

       热贡堆绣

       热贡(今同仁)堆绣源远流长,独具地方特色,是热贡藏族和土族绘画艺术的主要名作之一,在青海、甘肃、西藏、四川等藏族地区有一定影响。据《中国美术史》记载,堆绣最初由刺绣艺术发展而来。早在西汉初期就出现了刺绣艺术。经历代的发展,刺绣等手工艺品的水平和种类不断增加,用途也越来越广。从皇帝、大臣的龙衣、蟒袍、佛殿的供品到百姓的绣鞋等,几乎无处不有。刺绣艺术到了明代,更为丰富而精进,特别是平绣、平金、戳绣、铺绒等较为流行。清代继承了明代的传统,更加发展兴旺。从产地来说,以湘绣、苏绣、粤绣最为有名,江浙一带的名工更多创新,民间作品之流行更为普遍。

       “从刺绣发展而来的各种方法,除上述几种外,还出现了堆(用各种色绫剪成花样堆贴成图案),钉绒(用较粗的丝绒钉成几何形错综连续的图案)、打子(用丝绒打成小结缀连在绫缎作成图案)、珠宝(用许多琉璃珠或珍珠缝在绫缎上构成纹样)”等等。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堆绣是刺绣发展到明代出现的一个品种,最初称为“堆绫”,是用各种彩色绫缎剪成花样堆贴连接而成的图案。从同仁堆绣艺术看,至今还保持着这种特点,只是“唐卡”堆绣的头部和面部因堆绣难度大而改用彩笔画出。巨幅堆绣则先作出总体设计,然后在白纸上画出蓝图,把各部分图样剪裁下来作为模样,照纸样剪裁各种彩缎,分组粘贴、缝制。再将各部分全部组合在白布里子上。最后再缝一块与堆绣画面相等的黄缎护帘,罩在堆绣佛面,以作保护。寺院供奉前要专门举行盛大的开光典礼,请佛入位。名称也随之由“格直卜”改称为“该格”,即缎佛。展出后放置于大经堂的佛箱内。

       堆绣艺术究竟何时传入同仁,尚未见到文字记载。从热贡艺术的历史推断,大体出现在明清之际。从其艺术形式和制作手法看,与江浙一带的“堆绫”基本相同,应视为“堆绫”艺术的发展和演变,藏语称为“格直卜”。与汉语“堆绫”名称完全一致。

       从同仁堆绣品种上看,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唐卡”,其堆绣面呈长方形,一般长约70公分,宽约50公分,镶锦缎边,有捐轴,与捐轴画极相似。再一种是巨幅堆绣,一般长约20米,宽约17米,是寺院每年正月间举行祈祷大法愿时展出,供信教群众朝拜的供像。这样大面积的堆绣佛实为世界罕见的堆绣艺术之奇,是热贡艺术的一大奇观。堆绣正中为主佛像,主佛像周围是护法等神像。

       这种巨幅堆绣制作十分精细,不仅主佛像各部位比例恰到好处,色彩搭配讲究,而且整体布局合理、精制。既具有堆绣艺术之特色,又具有佛教绘画艺术的特点。近看是堆绣,远看是一幅精彩的佛画,确具有双重艺术的效果。它充分体现了热贡艺人们的聪明才智和艺术才华。

       热贡堆绣艺术历史悠久,历代高手辈出。相传,早在七八十年前,尕沙日村有位很有名气的老画匠制作的堆绣特别精彩。他为同仁麻巴部落的乙格寺堆绣了一幅长约40米,宽约30米的巨幅堆绣,仅作里子用的白布就用了336丈。在寺院附近山坡上展出时,十几公里外的人都能望见,只见佛光闪耀,仙气缭绕,被誉为当时热贡地区最大、最精彩的堆绣,名扬四方,至今还被人们传颂。

       制作这种巨幅堆绣的技术比较复杂。能制作巨幅堆绣的艺人一般都是绘画和雕塑手艺兼优的高手。七八十年代,同仁地区能制作这种巨幅堆绣的高手只有两人:一位是已故年都乎久美,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大画家,绘画、雕塑、堆绣、缝纫、石刻无不精通。他和弟子造巴、录赛日等在1974年为年都乎寺院制作的巨幅堆绣,是目前同仁地区最精彩的堆绣作品。再一位是吴屯下庄老画匠尖措。他也是绘画、雕塑兼优的老艺人。近10年来,他为同仁、甘南、四川阿坝等地寺院制作了不少巨幅堆绣,其手艺之高超,作品之精湛,堪称热贡艺术一绝,被人们誉为“堆绣神匠”。是当今同仁地区最有影响的著名画家堆绣家之一。他的作品深受广大藏族僧俗群众的喜爱。久美的徒弟造巴、录赛日等,在四川阿坝为一座寺院制作了一幅长达72尺的堆绣,是近年来最大的一幅,造价达60000多元。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400-0891-525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