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藏族绘画 >

近现代勉派艺术的影响范围

分享到:

       被标准化了的新勉派艺术影响的范围很大,西至拉达克,东至康区和云南,北至安多和内外蒙古,南至不丹和尼泊尔。清代汉族满族地区也能见到西藏新勉艺术的遗存,虽然是以统一的“标准样式”传播各处的,但总有一些微小的变化。如前藏和后藏就有这样的小差别,传至康区的勉派艺术亦有所变。
       (一)后藏


 
       (图J44)密集金刚。是一幅出自后藏(日喀则)的作品。虽也出自“标准样式”与拉萨的唐卡相比,有更为精细的偏爱,如云的渲染和造形都更少装饰,花朵多瓣重复,绿叶较为细小,火焰飘带复杂多角状,蓝天上下通贯一色等特点。
       (二)康区
       康区本是嘎赤派艺术的天下,勉派的艺术还是影响到了这里,并产生了象许钦·楚臣仁钦(1697-1774)那样重要的勉派画家,他是18世纪康区勉派理论和实践的倡导者,是德格的《甘珠尔经》刻版的主要编绘者,他以自己的学识和画技著称于世。他成长于有丰厚艺术传统的的家族,他的家族中产生过多位画家和塑匠。在艺术世家独特的环境影响下,很小就表现出了绘画天赋,神像的度量法则是家族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他认真研究了前人论画的文章,最终认为,唯有勉拉·顿珠嘉措的度量理论是可信的。后来在德格地区一系列的绘画和典籍编纂的实践中,荣获“许钦”称号。并与司图班钦等康区艺术家共同合作完成了很多绘画工作,也有与来自拉萨的新勉画家合作的记载。
       似乎他是以旧勉传统开始他的创作活动的,但从留至今日的插图作品看,已自觉或无意地融入了嘎赤艺术的成份,可以说与曲英嘉措不谋而合,成为另一路“新勉派”。伟大的艺术家自然不会套用“标准样式”,才华总是在抑制不住的显露着。
 

       (图J45)著书的法王。可考证的许钦·楚臣仁钦作品目前仅有这些插图,在简单的白描中也见出非大师级艺术家才能达到的自由松驰,优美与准确合谐并存。人物生动的神态透出了那已模糊不清的刻版线条,藏于衣袍之内的肢体圆厚而见体积。
       (三)安多
       在北方的安多受勉派艺术的影响出现了“热贡”艺术流派,据说起源于勉派画师次佩1715年在安多的艺术活动,在叶地区还有“叶智”派画风。
       (四)止贡 
       在拉萨东北部止贡地区有精于用浅淡色彩的“止贡风格”等等。

       (图J46)三空行母。根据止贡风格的善用浅色的图像特征,和当代止贡嘎举派阿央活佛的描述,这幅唐卡正是止贡风格,正所谓“止贡绘画如黎明……”更可贵之处是它不是出于严格量度和“标准样式”。
       (五)拉萨
       最重要的“标准样式”应该是源自拉萨的新勉风格。这风格也有上乘之作,既严格规范,同时又有优雅细腻的美感。如(图J 47)大白伞盖佛母、(图J48)班达拉姆、(图J 49)持法轮和宝瓶的菩萨局部。在画史中留下名字的画师多是能够在“标准样式”之中又融入个人才智的天才画家。


       在近现代的拉萨存在过一个曾在画界起过重要作用的“画师行会”。它最早的发起是在17世纪50年代。五世达赖和后来第司·桑结嘉措修建布达拉宫,从西藏各地征召了许多画师。第司将其中的25人留在拉萨,专门负责完成西藏地方政府分派的绘塑任务,这便是画师行会的起源。经过300年的发展,本世纪初行会的画师已有160余人。
       画师行会是西藏地方政府管理绘画艺人的组织,也是画师保护自身利益、互助合作、交流技艺的团体。这一团体的出现直接和画师身份的变化有关。15世纪以前,画师们主要是僧人,由寺院管理和组织着画师的工作,其绘画教育和培养新人,是在师徒之间进行的。世俗身份的画师多是以家族为组织形式,以父子、叔侄传授的形式传承着绘画技艺。发展到十七世纪僧人画师明显减少,而俗间画师占有的比例越来越大。行会组织成为应运而生的必要社团。
       “画师行会”的公事房设在大昭寺内,拉萨人常以“苏琼瓦”(角落小屋)作为行会代名词。西藏地方政府任命一僧一俗两个低级官员管理行会,僧官称“来参巴”、俗官称“仲多”,并从技艺高超的画师中选拨两三位“乌钦”(总画师、大师傅,“钦”乃“大”之意)。负责壁画工程的总设计和监工。行会中还有若干“乌琼”(小师傅)为执事,向下排列还有“乌琼岗洽”及“居玛”等,代表普通画师,见习画师等不同级别,有些象今天的职称认定,也是对画师水平的评价和认可。在记于画史的著名画家中不难发现,很多画师名前有“来参巴”、“仲多”的称号,可见管理画会的两位官员经常是由最优秀的画师来担任的。班觉杰布就曾任仲多之职。
       17、18世纪的重要新勉派画家有:勉早期的画家有乌青·勉塘贡布次旺、普昌平措、拉萨热嘎瓦加央旺布。还有主持了《藏医唐卡》绘制的洛扎·诺布嘉措和黑巴格涅等。
       19世纪的重要画师有:厄巴苏琼乌青、江孜久如·冲巴等。厄巴乌青多吉次仁是布达拉宫德阳厦四大天王的作者。
       20世纪的主要画家有:厄巴·乌钦·次仁久吴。他是十三世达赖的宫廷画师,曾随十三世达赖访问内地,用图画手稿记录沿途盛景及主要历史时刻,象今天的随行摄影记者。来参巴·次仁和孜仲来参·益西加措是十三世达赖灵塔殿和罗布林卡壁画的主要画师。


 
       (图J 50)十三世达赖觐见光绪帝、慈禧太后。是十三世达赖灵塔殿的壁画之局部,可见正道严谨和谦虚的作画态度。益西加措1941年曾受命拉萨地方政府档案馆办过一所美术学校。这所学校培养的30多位学生中,有不少人成为现代的著多画师。仲多·班觉杰布和当代的乌金·扎西次仁等都是出自这所学校。
       在当代活跃于西藏的众多传统画师中,几乎都是新勉派艺术的传人。很多画师自称为旧勉派的继承者,我个人认为,现代之“旧勉派”经“标准模式”的长期深刻改造,早已不是真正的旧勉派,称之为新勉派似更为准确一些。
       今天的著名画师有:任教于西藏大学的丹巴绕登,在大学课堂首开唐卡课,著有《西藏绘画》一书。后藏的乌金西洛及他的学生十世班禅的宫廷画师嘎青·洛桑平措,也著有介绍勉派画法和量度的专著。十世班禅圆寂后,在修建灵塔殿扎什南杰时他担任了首席画师。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400-0891-525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