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藏族绘画 >

贡嘎曲德寺密宗殿壁画的艺术史地位

分享到:
来源:西藏研究  作者:张亚莎
       贡嘎曲德寺位于山南贡嘎县境内,其创始人土敦·贡嘎南杰,为萨迦派重要高僧。贡嘎南杰自幼学习密法,以后又在萨迦寺东院学法,尊索南桑波为根本上师。1464年,年满33岁的贡嘎南杰赴前藏贡嘎地区,在岗堆建立多吉德寺,后亦称贡嘎曲德寺,该寺很快成为明代前藏地区传播萨迦派密法的重要道场。

       贡嘎曲德寺建成后不久,贡嘎南杰力邀出生于贡嘎岗堆地区(即贡嘎曲德寺所在地)的著名绘画大师、钦则画派的创始人钦则钦莫为该寺院绘制了壁画。寺院的僧人告诉我们,该寺大殿及多处殿堂里都有钦则钦莫画师的画迹,但目前保存状态最好的还是二层一间秘密堂里的壁画。这间密宗殿堂的平面基本为方形,四壁绘满壁画,正壁正中有一大铺壁画,两侧各有一铺,共三铺壁画;左右两壁各有若干铺壁画;门的两侧又各有三铺。所绘内容均为密宗神祇,且大多为双身尊像,或多头多臂,或兽首人身,他们手持诸如骷髅项链、颅碗、金刚橛、金刚杵、金刚剑等密宗法器,身着用人皮或兽皮做成的服饰,怀抱明妃,跃然舞姿,背光多为燃烧着的红色火焰光环,画面热烈,富于动感,充满了神秘而又鲜活的生命力。

       这些壁画大致绘于15世纪70年代,与江孜白居寺壁画相距半个世纪左右,是15世纪卫藏地区继江孜白居寺之后的又一处重要画迹,向它作为钦则钦莫及钦则画派的重要遗存,无疑是西藏绘画史上难得的瑰宝。然而长期以来,这样重要的艺术遗存却基本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当然是金子总会发光,20世纪90年代以来,贡嘎曲德寺壁画精湛的艺术性已经引起有关人士的兴趣,一些艺术家和考古学家在他们编纂的画册里,已注意收录贡嘎曲德寺密宗殿内的壁画,但人们对它们的注意似主要着眼于其艺术的审美价值,对于该寺院壁画的创作背景,特别是该壁画的创造者,以及它在艺术史上的地位等问题尚未涉及。贡嘎曲德寺的壁画研究基本上还只是个开端,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本文也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引起大家的更多关注。

一、如果可以简单地以“主义”来界定的话,我们姑且将15世纪中叶以前的绘画称之为西藏的古典主义艺术时期;而将17世纪后期以后的绘画称作西藏的浪漫主义艺术时期。注意:这两者之间正好相隔200余年(15世纪中期至17世纪后期),而这一时期,应该是西藏艺术史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关于这一段的画史,西藏历史文献中多有记载,但文献资料与画迹往往对不上,人们甚至很难清晰地把握住这一阶段有确切考古证据的作品遗存。

       中世纪西藏的古典主义艺术萌芽于后弘期初期(北宋初年),山南扎囊县的扎塘寺壁画(1090年左右)已体现出早期静谧而又绚丽的古典主义艺术气质;这种艺术气质在元代走向圆满娴熟,后藏夏鲁寺壁画(14世纪前期)使这一种古典的华丽与精致更为明确和凸显;不过,西藏中世纪古典主义艺术的最终完成则应是明代前期江孜的白居寺壁画(15世纪前期),鲜明的民族特点与圆满清丽样式的结合,使白居寺壁画成为中世纪古典主义艺术之集大成者。可以这样说,11~15世纪西藏古典主义绘画样式的形成,因扎塘寺壁画、夏鲁寺壁画和白居寺壁画的存在,而显得脉络清晰,阶段分明。

       西藏近世绘画的黄金时期开始于五世达赖时期,壁画以布达拉宫红白二宫的壁画(17世纪中后期)为其标识,由于布达拉宫在西藏近世社会的特殊地位,以后的壁画无论是在气魄规模上,还是在艺术的经典性上都很难与之媲美。但唐卡的黄金时代似是在清乾隆年间(18世纪的七世达赖时期)才姗姗来迟,17世纪的唐卡尚未完全脱开中世纪的板正,19世纪以后的唐卡又不免有纤细繁琐之嫌和程式化倾向,而真正充满生机而又精美典雅之作多出现在18世纪中期。近世作品的经典性格特别表现在壁画的历史题材和唐卡的护法神题材上,那种呼风唤雨般的磅礴气势,龙腾虎跃式的热情,叙述事物的细致巧妙,表现手法的丝丝入扣,特别是绘画在整体上现实性格的加强和民族风格的成熟,均反映出绘画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近世的浪漫主义艺术阶段。

       然而,近世绘画艺术的变革是怎样开始的,它们从什么时期开始的?从江孜白居寺壁画我们已能感受到近世艺术革命的前奏,一些明显的浪漫主义艺术因素开始出现在白居寺壁画与雕塑艺术中。然而从艺术史的角度看,白居寺壁画与其说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莫若说是一个旧的时代的结束,白居寺壁画与其说属于近世,似乎更多属于中世纪。白居寺壁画是对中世纪卫藏(特别是后藏)艺术的一个总结,其最重要的特征便是中世纪古典主义艺术样式的最终完成,它在艺术上的集大成也确实为中世纪前期的壁画艺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如果说白居寺壁画是西藏古典主义艺术时代的结晶,那么拉萨布达拉宫的壁画无疑应该是近世浪漫主义艺术的体现;它们分别代表着两个不同的时代和两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从白居寺壁画到布达拉宫壁画的这200年间,艺术史逐渐完成了由中世纪进入到近世的转换过程,完成了古典主义艺术气质向浪漫主义艺术精神的过渡。但是具体而言,它们究竟是怎样实现这一转换,这一转换具体发生在哪一个时段,主要集中在哪些地区,又有哪些重要的艺术遗存(代表作)?仔细想想,其间好像有一段空白,就这个重要的转折期而言,我们感觉艺术史上似乎存在着一个缺环。从理论上分析,两个时期的转折应该有一个相对明确的中介点,这个中介应该是在白居寺壁画之后,但距离它不会太远,比较合适的时期是在15世纪中后期至16世纪前期。明朝后期萨迦寺的唐卡组画《八思巴画传》,其艺术表现已成功地从中世纪迈进近世绘画,该画卷最早绘于16世纪晚期,但更可能是17世纪初叶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该画卷的绘画观念与17世纪中后期的布达拉宫壁画显示出相近的艺术趣味,却与白居寺壁画风格有明显的区别。可见,至迟在16世纪后期,这一转化的过程应该完成。然而也正是这一阶段(15世纪中后期至16世纪后期)卫藏地区似乎很缺乏类似于宋代之扎塘寺壁画、元代之夏鲁寺壁画、明前期之白居寺壁画这样具有典型性的代表作,人们一直未能找到中世纪艺术向近世艺术转折的这个中介。

       现在回想起来,1995年年初对贡嘎曲德寺壁画的考察实在是一次历史性的相遇。它不仅让我们与藏族绘画史上一位著名的艺术大师岗堆·钦则钦莫的杰出画迹相遇,也让我们找到了艺术史上的这个重要转折点。贡嘎曲丹寺主殿二层密宗殿壁画是目前能够保留下来的艺术大师的真迹——钦则画派创始人岗堆·钦则钦莫大师的手迹,它们能够如此完整地保留下来,真可以算是个奇迹!这些神采飞扬的大手笔里凝聚着岗堆·钦则钦莫大师个人的艺术才华与个性魅力,严谨庄重又极富艺术张力。然而当时给笔者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壁画里潜藏着的那种热情,在那些狂舞着的动物神灵扭动的躯体里,在那些婀娜多姿的伎乐天们的优美体态里,洋溢着一种奔放和热情,这种运动的美,奔放的热情,与中世纪绘画静谧典雅的古典气质已有了相当明显的区别,正是这种热情让笔者猛然意识到西藏中世纪的绘画在这里确确实实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转机,这种艺术气质与其说是中世纪的古典味道,莫若说更接近近世浪漫主义的艺术精神。

       贡嘎曲德寺壁画无疑是艺术成就很高的壁画遗存,更难能可贵的它还是艺术大师的作品遗存,这在西藏艺术史中并不多见。然而它在西藏美术史上的意义还不仅于此,它的重要性还反映在它对于西藏艺术史的意义——它的承前启后意味着西藏艺术史由中世纪绘画理念向近世绘画理念的重要转折。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400-0891-525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