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价格 唐卡定画 唐卡请购

您当前的位置:藏族唐卡网 > 唐卡知识 >

藏传佛教唐卡中的男女双修

分享到:

       人们在西藏旅行,会发现无处不在的藏传佛教文化的影响。藏传佛教,几乎主宰了藏族一切文化形式,形成西藏文化特有的神秘色彩。而在藏传佛教的各种修行密法中,最最神秘,为人所不解,受到众多诟病的则是一种男女双修法,称为“乐空双运”。   

       人们在西藏的寺庙中有时会看到男女双尊拥抱在一起交合的神像。北京雍和宫大殿前面的东厢房密宗殿内,也供奉有多尊这样的佛像。在许多唐卡上,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图像。这些拥抱的男尊(被称为“明王”)、女尊(被称为“明妃”),很明显以性器官紧密结合在一起。尤其令人骇异的是,他们—特别是男尊,通常狰狞可怕,有的长着兽头,张开血盆大口。这种藏传佛教特有的神像,一般俗称之为“欢喜佛”。此外,人们也听说,有些藏传佛教的喇嘛们不禁婚俗,娶妻生子。这一切都使人疑窦丛生。  

       “男女双修”会受到人们的特别关注,当然是因为它和性有关。任何时候,人们对性的好奇心都不会停止。同时,还因为在一般人们的观念里,佛教是要求禁欲的宗教,色戒是僧侣们必须遵守的根本大戒,但是这些佛像、僧侣们,怎么竟敢公然破戒呢?   

       围绕这种特殊的现象,人们众说纷纭,痛斥者有之,辩护者有之,互相攻讦,争论不休。本文不拟对这种复杂的事物做出结论,事实上作者也没有这种一锤定音的能力。本文只准备从尽可能多的角度陈述资料,尽可能充分地展示这个问题的风貌,希望读者们能够见仁见智,做出自己的结论。出场论战的主角既有密宗的实修者(他们当然是双修法的支持者喽),也有来自其他宗派的批判者(不仅有佛教内部的显宗流派,还有外部如儒家等),还有各种名色的学术研究者(他们的立场或褒或贬,杂陈不一)。   

       叙述这场“男女双修”的争论前,我们先来简略回溯一下有关藏传佛教的内容。

       藏传佛教、汉传佛教以及南传佛教,并称三大佛教体系。这一简单的划分法主要从其流传的地域(所以汉传佛教也被狭义地称为汉地佛教)以及典籍所使用的语言考虑,同时也暗指出它们在教义教理方面的显著差别。汉传佛教主要在中国内地流传,典籍所使用的语言为汉语。南传佛教主要在东南亚诸国盛行,典籍所使用的语言为梵语、巴利语,我国云南也有少量传播。藏传佛教顾名思义,主要盛行于西藏,又辐射至周围的四川、青海、甘肃、内蒙古、云南诸省,以及尼泊尔、不丹、蒙古等国家和地区,典籍所使用的语言为藏语。这三大体系现在欧美也有传播,可谓遍布世界,所以这种体系划分的现代含义更强调它们在教义教理方面的不同。  

       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同属大乘佛教,而南传佛教为小乘佛教。大小乘佛教在教理、戒规,以及追求目标—其实就是人生价值观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粗略来说,小乘佛教追求个人解脱,即“自度”,以“证得阿罗汉果”,即成为罗汉,为修行的最终目标;大乘佛教追求所有众生都得到解脱,即“度他”,以“证得佛果位”,即成佛为最终目标。大乘佛教尤其推崇释迦牟尼在成佛之前的菩萨阶段的修行,叫做“菩萨行”,遵行的戒律叫“菩萨戒”,因此非常强调入世,积极参与、干涉世俗生活。这一人生态度和中国文化重视现世的思想暗合,所以一经传入中国,立刻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大乘佛教又有显密宗之别。显宗以释迦牟尼为教主,密宗则以大日如来以教主。大日如来又叫毗卢遮那佛,以太阳比喻“如来”,意即光明遍照法界,能平等开发无量众生“种种善根”,成办世间一切“殊胜事业”。它被认为是法身佛,而释迦牟尼是应身佛。按照密宗的说法,显宗的教义是释迦牟尼公开宣说的,故称显教。密宗的教义则来自大日如来秘密传授,所以叫密宗。  

       显宗和密宗的称呼是相对而言的,都是修习成佛的正道途径。显宗通过明显、外化的教理向一切众生传布,密宗的密法则不能轻易向外人透露。或者说,两者有不同的适应对象。用佛教徒一般的说法,即各种法门是佛根据各人的根器不同,而采用不同的教化形式,其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  

       密宗是印度佛教发展到晚期阶段的产物,从外在表现看,以高度组织化了的咒术、仪轨、本尊信仰崇拜等为典型特征。其实佛教中的神秘主义倾向,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就不讳言。但是密宗形成真正独立的思想体系和派别则是在大概7世纪左右,密宗的根本经典《大日经》和《金刚顶经》出现并盛行之后。此宗仪轨复杂,所有设坛、供养、诵咒、灌顶等,均有严格规定,需经阿梨(导师、上师)秘密传授,外人不得而知,所以被称为密宗,或密教、秘密教、瑜伽密教等。它含有很多真言、咒语,所以又被称为真言乘。由于信奉《金刚顶经》,又被称为金刚乘。  

       汉传佛教一般被认为属于显宗。其实,在三国直至隋唐时期,密宗的思想和宗教实践在中原内地也有广泛传播,甚至一段时期(唐代开元年间)成为主流,只是在之后才衰颓下来,到现在几乎不闻。汉传佛教中的密宗被称为汉密。密宗在唐代传入日本,日僧空海创立真言宗,被称为东密。藏传佛教并非如一般所认识的只修密宗,而是显、密双修,只是由于其密宗特色过于显著,而被概称为藏密(下文再提到密宗,一般指藏密)。  

       密宗和显宗都以成佛作为修行的终极目标,但是在如何成佛的途径上,则有不同的看法。显宗认为成佛是一个累世修行的过程,在今世几乎不可能达到,而密宗则认为可以通过设坛、供养、诵咒、灌顶等秘密修行法,在今世即达到迅疾成佛的目标,就是密宗中“即身成佛”的教义。

       藏传佛教是在7世纪松藏干布创建吐蕃王国时期传入西藏的。也有学者以约755年藏密的根本寺院桑耶寺的建成作为藏传佛教正式在西藏立足的标志。当时同时传入的佛教流派有来自中原汉地的显宗(主要是禅宗),还有来自印度、孟加拉等国的密宗,同时在西藏流传的还有自古以来的土著宗教—苯教。经过长期复杂、残酷的斗争,这种斗争往往与政治现实结合在一起,密宗取得了全面的胜利,汉传显宗佛教被驱逐出西藏,而苯教被吸收、消融在密宗之内。但上述说法只是大概,并不严密,其实任何文化斗争都是互相消融的过程,在征服对方的同时自身也发生改变。上文说藏传佛教是显、密同修,在其教义中也明显有显宗的成分。苯教在西藏也不是完全消失,而是吸收藏传佛教的养分,以新的形式继续留存了下来。经过这样发展后的藏密,跟印度最初形成的密宗也有很大不同,而具有别具一格的风貌,成为世界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有很大的差别。这一差别集中反映在藏传佛教的密宗化上。这种密宗化如此强烈,以至很多人一听说藏传佛教就以为是指密宗,以为喇嘛(注:其实只有修行到相当阶段的高僧才能称为“喇嘛”,将西藏僧人都称为“喇嘛”是一种误解)们都是修行密宗的。其实不然,藏传佛教其实既修密宗,又修显宗,是显、密并重的体系,—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藏传佛教中有更重视、抬高密宗地位的倾向。又,其实汉传佛教中也有密宗的成分,只是相对而言很不显著罢了。

       藏传佛教密宗具有许多显宗所不具有的典籍,它们起源于印度,梵名“坦特罗”(tantra),也翻译为“密续”。它们数量庞大,讲述了各种本尊守护神,以及设坛、供养、诵咒、灌顶等秘密的修行法。  

       密续有二续部、三续部、四续部、五续部、六续部之分别,其中又以四续部为主要。四续部,指事部、行部、瑜伽部和无上瑜伽部。无上瑜伽密是所有密续中最高阶段的密法,也是最难修持的密法。无上瑜伽密仅藏传佛教密宗有,甚至汉密、日本东密中也没有,是其最大的特色。  

       无上瑜伽部又有父续、母续、无二续(也叫“不二续”)的划分。一般认为,父续代表“方便”,母续代表“智慧”,无二续是“方便智慧双运”(但这一说法并不为所有的藏密派别接受)。  

       一谈到“双修”,很多人会立马跳起脚来,大骂藏传佛教的双修法是邪术,进而说藏传佛教不是佛教,是附佛外道。理由就是佛教有戒律,出家人不能近女色。而藏传佛教有“欢喜佛”,有“双修法”,显然违背佛制,因此便认定藏传佛教是外道。甚至有人大叫:把你们的母亲、妻子、女儿送给你们的上师去双修啊!言下之意,好象天底下只有他是最聪明的,最捍卫佛教的纯洁性的。

     佛教有双修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佛教的修行非常重视双修。象我们经常讲的:显密双修,福慧双修,禅净双修,止观双修,悲智双修,定慧双修等等,都是双修法门。那么藏传佛教的双修和这些双修有什么联系或不同呢?
 
     首先来说说汉地人眼中的双修。大部分汉地人看到“欢喜佛”时,脑海里马上就会浮现出“这是男女性交”的想法。鲁迅先生有句著名的话:心里不干净的人,看到一块肥皂都可以联想到女人洗澡。有些人就是这样。
 
     由于众生根器不同,习性不同,所以佛陀用八万四千法门来度化众生,令众生离苦得乐。《大方广佛华严经》云: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在解释这句话之前,我想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出自史书《西藏王统记》: 普陀山上的观世音菩萨,给一只具神通的猕猴授了戒律,命它从南海到雪域高原修行。这只猕猴来到雅砻河谷的洞中,潜修慈悲菩提心。正在猴子在认真修行的时候,山中来了一个女魔,施尽淫欲之计,并且直截了当地提出来:"我们两个结合吧!"
 
     起初,那猕猴答道:"我乃观世音菩萨的徒弟,受命来此修行,如果与你结合,岂不破了我的戒行!"那女魔便娇滴滴地又说道:"你如果不和我结合,那我只好自尽了。我乃前生注定,降为妖魔;因和你有缘,今日专门找你作为恩爱的人。如果我们成不了亲,那日后我必定成为妖魔的老婆,将要杀害千万生灵,并生下无数魔子魔孙。那时雪域高原,都是魔鬼的世界,更要残害许多生灵。所以希望你答应我的要求。"
 
     那猕猴听了这番话,心中自念道:"我若与她结成夫妻,就得破戒;我若不与她结合,又会造成大的罪恶。"想到这里,猴子一个跟头,便到普陀山找观世音菩萨,请示自己该怎么办。观世音想了想,开口说道:这是上天之意,是个吉祥之兆。你能与她结合,在此雪域繁衍人类,是莫大的善事。作为一个菩萨,理当见善而勇为;你可先与魔女结成夫妻。然后再用佛法感化她,令她也能和你一样证悟菩提,这样,就可以使她不致造下更多的恶业。猕猴听从菩萨指示,便与魔女结成伴侣,后来在观世音菩萨的帮助下度化了她。这就是“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的善巧方法。
 
     藏传佛教修行方法林林总总有上千个之多,男女双修之法只是其中之一,而能修此法的人只能是瑜伽士(在家修行的人),而且这个瑜伽士必须具有这样的定力才能修行,否则便是大罪。什么样的定力呢?修行人必须闭上眼睛时,用定力使树上的果子落下来,睁开眼睛时,用定力使果子又长回去。有这样的定力的时候才可以双修。而在实际的修行中,能够修这个法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
 
     在介绍寂度老和尚的那篇文章里,我讲道,藏传佛教的密教部分分为: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男女双修法只在无上瑜伽部中的欢喜金刚法中有运用,其它三部(事部、行部、瑜伽部)以及无上瑜伽部中的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时轮金刚、集密金刚修法中都没有此法。
 
     而在藏传佛教中,能修男女双修法的只有瑜伽士,出家的比丘严禁修此法,否则即是触犯金刚乘的戒律,视为重罪。所以如果有出家人(无论是藏地或者汉地)修此法,或以修法为借口,实为宣淫,则都是触犯佛家戒律的个人行为,本身既是触犯佛教戒律,当堕地狱!
 
     如果世人不是从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看到双修的记载,恐怕根本不会知道佛家会有这样的修法。宗喀巴大师只是如实的写下了他所知道的佛法,而宗喀巴大师本人则没有因此去运用此法成就,所以不明就里的人对宗喀巴大师的污蔑可以到此为止,以免造下无边口业。
 
     事实上,无论在藏地还是汉地,很多修行者因为证量不高,体悟不到空性而误用此法,不但给自己造下无边罪业,更使很多人因此误解藏传佛教,使众生造下谤法的口业,实在令人心痛。
 
     再回到男女双修的修法上面,为什么会有这个修法呢?
 
     佛法是讲宇宙人生的真相的,是帮助我们看清事物本源的。从我们有意识的时候开始,我们就在心里为一些事情做了区分、联想和结合。比如:我们的意识里能够区分出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什么是阴性的,什么是阳性的;什么是大的,什么是小的;什么是重的,什么是轻的;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女人等等......
 
     这样的区分心来源于哪里?这样的意识又是来源于哪里?用佛陀的话说:凡此种种使我们产生了烦恼。而金刚乘的教法,认为所有这些相互对应的事务在实相、本体上是没有分别、不同的,也是不可分别的。在究竟实相中,一切事务都是平等的、空的状态,是同样的纯净,它们都来自同样的根源,也就是说它们本来是在一起的。
 
     而为了使人们了解到这一点,因此我们必须用点计策说:是的,有一些东西是可结合的,所以先让人们谈论到结合、双修法,然后再使他们了解结合、双修法的原始状态和意义。
 
     如果不能明白这样的道理,人们就会误解它,认为这类教法是教人去贪欲,似乎这种教法是很世俗的,甚至会认为这是邪恶的方法。但佛陀的教法种类有许多,有一些施教重点在于身心之间的关系;当佛的教法是直接的可对人产生效用时,是较好的,像出家成为僧侣,接受戒律,是解决贪欲的最好的方法之一,但生活当中有太多太多的众生,在这许多人中,有多少人可成为僧侣呢?
       有人问及我关于藏密里面双修法的问题。我要说一般人观念都错误了,事实上双修法是金刚乘的方便道,有人认为是受印度教的影响,这种争论不是现在才有的。以我自己的体验来说,不论你使用双身、双修或双运的名词,它事实是一个很深奥的哲理,没有提到行为,没有提到事业和手印等等。自古以来我们便习惯结合并联想许多东西:男生和女生的结合、善与恶的结合、美和丑的联想……等等, 但金刚乘的教法则认为它们在实相和本体上是没有分别差异的,是一体不可分的。在究竟实相中,一切都具平等的空性与清净。所有这些最初、最原本的结合只是一种善巧,让人了解到是有一些东西可以结合修身的,进而让他们了解结合、双修的本初状态和其意义。有很多人误解,认为这种去贪的教法未免太过世俗。其实佛陀的教法很多,重点都在利他。当佛陀的法教能直接助益并让人感到受用是最好的,但有时也未必如此。例如,出家成为僧侣是净除贪欲最佳的方法之一,但众生太多了,有多少人可以真正成为僧侣呢?百万有吗?对他们来说,出家做和尚太困难了,既使出家本身一点也不困难,但在他们心里仍觉障碍重重:要放弃美满的家庭吗?要放弃漂亮的女朋友吗?太难了!但是我们能因此就不理他们吗?菩萨是不舍任何一个众生的。就算他们不听话,不想出家当和尚,我们也是要想点办法帮助他们解脱。所以我们便说:“好吧!你们做个在家人,依照某某法门也可以成正等觉。” 

       我这里有个真实的故事;有个小乘的和尚在静坐上的功夫很是了得,你知道他们有个戒律就是不迷失在世俗的喜恶中。为了舍离贪欲以及对异性的欲求,他在做白骨观上有很好的成效。他在观想人的丑陋、污秽这方面做得很好,并以此闻名。有天,文殊菩萨想考验这个小乘和尚的禅定真功夫,便化身成一位漂亮的小姐来到他的住处。她以种种妩媚的动作来考验和尚的定力。起初和尚不为所动,但渐渐的,女孩的挑战太大了——来自文殊菩萨的挑战。文殊菩萨充满智慧,洞悉他心,因此,和尚渐渐不敌诱惑,最后干脆溜之大吉,美女在后紧追不舍。和尚实在累得跑不动了,便索性两眼一闭坐在地上,心想:这下完了。但等了一会儿,什么事也没发生,便睁开眼来。这时,美女突然裂成无数碎片,文殊菩萨现出庄严法相,说道:“你的白骨观修得很好,但你把人认为是美的,这是一种执着的观念,会导致轮回痛苦的;又倘若你把人当成是丑的,那仍然是一种执着,会让你永远无法开悟。这是一个大乘佛教的故事,借之,我们可以了解一切现象的本质都是空的,包括贪欲和欲求的对象。 

  在金刚乘中认为既然一切都是空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放弃或该放弃的。没有坏的东西要抛弃,也没有好的东西要执有,因为一切都是平等的、空性的,这就是高深的双运之见解。男与女的双运、好与坏的双运,而最究竟的则是轮回与涅槃的双运,借此二者的双运可以达到正觉。为什么呢?因为并没有轮回实体的存在;这个房间如果很暗而地上有一根绳子,有人进来可能会认为那是一条蛇,那是由于一种惯性的思维形态。他可能会感到惊怖,甚被吓死;这就象轮回一样,究竟上,根本没有痛苦,也没有天堂、饿鬼、地狱的存在,但它依然污染众生,使他们惊怖痛苦。如果进入房间的人能认清那只是一条绳子而非蛇,便能从惊恐中解脱了。但应如何做呢?离开房间就此走开是错误的方式,因为最初当你在房间有光线时,并没有蛇的存在,连影子都没有。同理来看,并没有轮回可厌离,也没有涅槃可得证,二者究竟上都不实有存在。有轮回才有相对的涅槃,而当你了解轮回的本质时,它便不再存在,不再痛苦了。这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双运。 

       以此基础观之,欲望也可借之从中修持的,因为贪欲的本质是空的。在金刚乘中并不是教你如何在欲念或实际的男女行为中修持,而是教你去认识什么是“欲”的本质,什么是贪、嗔、痴的本质,这是整个的重点。这般的发展正如去摧毁敌人;在战争中你必须打败对方,但首先你必须了解谁是你的敌人。如果连敌我都不分时,又要摧毁什么呢?因此,当我们思惟什么是贪欲,什么是嗔恨、忿怒时,当你真的深思时,你会发现它们其实本性是空,没有实体的存在的。 

  我想我必须同时向你们解说什么是“空性”。“空”是佛法中的根本哲理之一,但许多人对“空”有错误的认知,以为是东西的有无或指某种空间的有无而言,不是这样的。我想当我们提到“空”时,是指“能量”或其“潜在性”。举例而言,当我们看到一个人时,有人会认为漂亮,也有人会认为很丑。在同一个客体,有二种现象产生,如果看一百个客体,便可能有一百个不同的现象出来,对吧?但美或丑存在在哪里呢?是在这里或在那里呢?客体可延展出美和丑的问题,美和丑是潜在的,是个别差异的想法客体,可被视为美的、丑的或任何其他的——大的、小的、男人、女人……其实这些都只是观念上的执着罢了。你一定听过显宗佛经上这么说:我向诸佛祈请顶礼。向能将千百亿化身、量等虚空物同时存在一芥子的佛陀顶礼;向能将十方化为一方的诸佛菩萨祈请顶礼。 

  不相信者认为它十分荒谬,或认为唯有佛才能做到,凡夫是绝对不可能的。上面的句子有很多涵意,但绝不是在说一个超自然或超人的事。它是在说现象的本质中,没有所谓大或小等等的二元对立观念。你说这是小的,别人可以拿一个更小的来,告诉你原来那个小的是大的;由此可知,大和小仅是一种概念,并没有真正所谓有大和小的存在,有的只是我们根深蒂固执有大小的观念而已,因此我们常为自己的观念所束缚限制。 

  你知道密勒日巴的故事吗?他是西藏的大圣者。有次他的弟子惹琼巴从印度学了不少东西回来,密勒日巴去接他。途中惹琼巴谈到道果的法教,他吹嘘自己学了多少又多少东西,突然间,一块大石头滚下来。密勒日巴瞬间躲入一个牛角中,他的身体没有变小,而牛角也没有变大;但牛角在密勒日巴的身体之外,密勒日巴的全身却在牛角之内,然后他唱道:“如果你真正了解什么是实相,什么不是,那么请进来吧!这里还有一些空间哪!”大和小仅是观念上的执着啊!是我们所取著的。现在,什么是双运的目的呢?就是要摧毁这些观念——男、女、好、坏……等等,因此我们要修双运。 

  但,很少人能真正接受到并且修双运,因为它本身非常珍贵难得,且又深奥困难。真正密法的修行者犹如竹子上的蛇一样,只有上和下两条路。这种修法具有高难度和危险性,一定要智慧高超的上根器者才能修。 

  有很多人认为双修法是金刚乘中男女两性的修持法,我并不怪他们有这种想法,其实金刚乘弟子很多也一知半解,自己根本不注意。像有些唐卡上有父母本尊双运的图像,很容易使人误解密宗都在教一些男女两性的方面的事情,这真令人难过。在密续中有许多双运的知识和法门,而密宗基本上是强调弟子的体悟的一种实修教法,是为那些具有高度智慧的弟子而传的。他们要有特别开阔的胸襟。佛陀在引导众生时,并不只有使用一种方法,这是由于众生的程度根器不同的原因。例如,有些人心胸狭窄,有些人则心胸开阔;开阔的人较容易了解诸法实相。如果你生在印度的种姓制度中,身为婆罗门族,你必须要每天净身三次、不用服兵役、不吃肉、不近女色、紧守净戒。你生在那就必须那样做,在一个很严格、胸襟狭碍的规定中生活,很难敞开胸襟。这些人只能教他说,是的,不要喝酒、吃肉,一定要每天洗三次澡保持高贵的身体。这些适合他,他不适合开阔胸襟的教法。 

  而双修的概念有许多种;光明和空性的双运,空性和大乐的双运……等等。为什么要双运?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首先要了解,我们并不是把两个东西合为一个;双运在金刚乘中是有关实相本体的概念,并不是一个东西由两个结合而成。在大乘佛教中说:“一切都是本来清净、空的,根本没有东西可双运。在实相中没有所谓两件东西,根本没有东西可双运。”因此,没有任何东西可双运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大双运啊!所以,并非两样东西合在一起,实相是二合一之外的东西。双运的目的也在升起大乐。佛陀他采用了人的质料,所以才能以人身教导我们,使我们容易了解实相本体。人类很自然地喜欢“双运”、“结合”这种概念——结合成合众国、联邦;结交朋友、结婚……等等。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投生在一个贪欲很重的人身;我们具足多种欲望、烦恼、妄念,但其中最强的就是贪欲。

  人常被贪欲压迫,生理上的、心理上的、物质上的,而贪欲的实际行为是双运、结合对吧?金刚乘便是运用这个心理把他们带往实相--借用某些双运的教法。当你了悟双运的本质时,便不再痛苦了。双运可以是任何事,如生与死的双运。像我们前面说的,我们想快乐,但又不知如何结合生与死,总是全然地把它们分开。因此,这里有一个方法将生与死、好与坏……等结合在一起,因为实相本体本就是一致的;没有所谓的生,也没有所谓的死,没有好,也没有坏。没有生就没死,没有死就没有生,一切都是本然的结合双运。为彰显上述所说,因此有这样的教法,例如男女本尊的双运,这表示智慧与方便的双运。因为没有智慧,方便流于世俗;没有方便,智慧又流于危险困难,因此必须求得智慧和方便的平衡和谐。今天我只提一点皮毛,这个法门在密续里很高深、秘密,难为一般人理解,因此人们多有误解。

相关知识

老唐卡

唐卡画师:400-0891-525 - 微信/QQ:290072283
地址: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塔尔寺步行街 Email:tangka52@163.com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将尽快删除!
青ICP备10200173号-1